首页>> 玄幻魔法>>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黑岩咒窖

第二百八十七章 黑岩咒窖(1 / 2)

作者:不祈十弦

安南终于明白了,雅各布“洞开者”的尊名究竟从何而来——

一般来说,仪式师都是以神秘知识掌握的程度深浅来决定地位与强度的。

因为涉及到“历史”级别以上的神秘知识的话,几乎任何仪式都能起到强烈效果。

比如说凭空揭示他人隐藏着的秘密、使得天空昏暗无光如同夜空、在具有纠纷的地区引发一场战争……还有安南通过仪式获得的异质类能力“冬日寒息”,也同样是“历史”级别的神秘知识。

关于“异界”的秘密,甚至只是说出就足以摧毁凡人的理智,它能够用于构筑噩梦,还能够入侵他人的噩梦。

而创世之秘更是沉重无比。仅仅只是说出,其力量就足以抹杀化身为恶魔的堕落者。若是将其在仪式中充分利用,恐怕能与真理阶的强者正面对抗。

雅各布所掌控的这些神秘知识,最高也不到“历史”级。仅仅只是关于“真理”与“习俗”的普通知识……大概就是瓦西里老爹的那个级别。

可凭借这些并不沉重的秘密,将其互相组合、嵌套,就构筑出了至少相当于“历史”级别的隐秘……

……宁就是散人玩家吗?

安南可以确信,他绝对没有从其他地方见过雅各布所使用的这个仪式。

如果这个仪式普及化的话,很多结界就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了。说得危言耸听一点的话……就连家中关门,都没法保护安全,门窗都无法给人安全感。无论是窃贼、强盗亦或是杀手,犯案都会变得简洁许多。

因为这个仪式,是在“墙”上创造“门”并将其打开的仪式。而偏偏这个仪式所需的“神秘知识”的重量不大,这意味着稍微熟练一些的仪式师就能使用这个仪式……

“你这个仪式,切记不能外传。”

安南严肃的说道:“你明白吗?”

“我肯定不会那样做的。”

雅各布愣了一下,随后他非常肯定的说道:“如果我会这样做,那么我早就去联合王国或是地下,找个地盘养一伙窃贼或是杀手什么的了。以我的能力,绝大多数的防御手段都是拦不住我的。

“群体传送、物体传送、穿墙、解除与洞穿结界……但我不会这样做,陛下。因为我知道,我的知识如果扩散出去,到底会造成什么效果。”

他笑着说道,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这就是‘有毒的知识’。

“毒既钥匙,可开一切锁。有毒的知识,也会像毒药贯穿人体一般、贯穿国家与社会的每一个关节;它会像是毒药杀死血肉一样,杀死诸多无辜者。

“我虽然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是个贼,我是个间谍,我也是个骗子。但我至少不是个喜欢看世界熊熊燃烧的恶魔。我多少也是个人。”

“那么,就先祝你能成为好人吧。”

安南笑了笑,大大方方伸出手来:“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伟人。”

听到安南这话,雅各布也是怔了一下。

他脸上那股笑容渐渐消失?郑重的伸出双手握住安南的手,认真说道:“那就……借您吉言。”

他很小心的不让自己的伤口碰到安南的手。那应该不是担心把自己碰疼,而是因为不希望污血弄脏安南的手。

安南白皙而纤细的右手?在雅各布粗糙而全是伤痕的大手映衬下、在日光的照射下?就仿佛在闪闪发光一般。

不如说……这一瞬间?安南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

在离开结界之后,那股充斥在周围、不断发光的粉末也被留在了结界之内。

那像是倒扣着的碗般的半个光球。

他们通过雅各布洞开的“门”离开了结界后,那个结界依然还在残留在原地。

这倒也好——结界隔绝了声音和光?他们不会知道尤里伯爵已经死了个干净。这样至少不会打草惊蛇。

至于最后的伯爵球?安南则是让佐尔根切了一部分下来打包带走。剩余的肉、包括“其他的”尤里伯爵……则被四暗刻友情焚化了。

他们是不会让尤里伯爵的残余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毕竟,以咒能来将尸体复活并非做不到。但在没有尸体的情况下,以他们的知识水平与智商?是不可能复活一个人的。

所谓……斩草除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