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特战之王 >> 第九十一章:真实旅途(下)

第九十一章:真实旅途(下)(1 / 2)

作者:小舞

“爹...爹...”

每一个细节都布置的极为讲究的小卧室里,三岁大的孩子胖乎乎的小手里握着一把有些粗糙的小木剑,声音稚嫩的喊着。

“是干爹。东城,我是干爹,叫干爹。”

林悠闲严肃的看着床上的小男孩:“好儿子,看我口型,啊,干爹。”

三岁大的孩子呆呆的看着林悠闲,随后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嗯...嗯...”

林悠闲:“......”

他转头看了看身旁的东城月,认真道:“月月,你说他是不是在耍我?”

“我不知道呀,林叔叔。”

似乎因为忍着笑,东城月的小脸涨的通红,她坐在卧室一角的小餐桌前,服饰精致华美,脸色红润,眸子闪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公主,她的怀里抱着林悠闲刚刚送给她的娃娃,小脸上甜美的笑意令人心颤。

“你也是个小滑头。”

林悠闲嘿了一声,将放在自己身后的玩具汽车拿了出来:“好儿子,叫干爹,你叫一声,玩具汽车就送给你好不好?”

他手上的动作更快一步,先把玩具放在了男孩面前。

“爹...爹...”

男孩的声音依旧稚嫩,他抱着木剑,有些嫌弃的将玩具汽车推到了一边。

“嗯?汽车不喜欢?那飞机?坦克?变形金刚?奥特曼怎么样?”

林悠闲喋喋不休的说着,兴致极高,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在林族的总部,一年到头都回不来几次,可每次回来,第一件事都是先来看看自己的干儿子,然后去看看父亲,再然后就又是回来陪着自己的干儿子,直到再次离开。

李东城没有小名,刚刚过完三岁生日的他说话很晚,至今只是能说几个称呼上的词汇,可动作上却很灵活,走路也比其他同龄孩子早得多,当初将他带回林族之后,林族不同部门联合起来为他极为细致的检查过身体。

李东城的血液含氧量极高。

不是高。

而是极高,不可思议的高。

同时这个孩子的脊椎也极有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最大限度的连通四肢。

而且他的身体的协调性和平衡性也好的让人难以置信。

这一切,都是肉眼可见的武道天赋。

这个孩子在体质上不曾继承他父亲的风雷双脉,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完全可以算是一种目前还从未出现过的特殊体质。

甚至可以说,这个孩子有着前所未见的武道天赋,他的脊椎甚至坚韧到了目前的生物知识无法解释的程度,这意味着他将来的武道之路将不会遇到任何瓶颈。

什么是瓶颈?

那就是因为身体原因,即便是武道天赋都不得不妥协的东西。

为什么黑暗世界很少见到二十岁左右的惊雷境高手?

很多天才在这个年纪都已经能冲到燃火境巅峰,但却没法再向前一步。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因为他们的身体强度还没有达到可以承受惊雷境力量的地步。

为什么黑暗世界几乎没有过三十岁以下的无敌境?

原因同样也是如此。

而身体强度的瓶颈,在李东城身上几乎是不存在的。

只要他可以成长起来,以他的身体素质来看,即便是二十岁到达无敌境,都是有可能的。

绝艳天纵,这是真正的超级天才。

而且更重要的是,相比于李东城有些不可思议的身体,更加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则是他的性格。

李东城很安静。

几岁大的的孩子,本来是动不动就会哭会闹的性子,可是李东城却极少哭闹,或者说,是几乎从来没有哭过。

安安静静的吃奶。

安安静静的睡眠。

安安静静的苏醒。

安安静静的抓着那把有些粗糙的不堪入目的小木剑,能把自己一直玩到睡着。

有人跟他玩的时候他会配合。

没人跟他玩的时候他就自己玩。

很多人都说从未见过如此乖巧的孩子。

乖巧的...带着一种近乎无法理解的压抑。

而且这孩子对杀气和剑意也极为敏感。

但这种敏感表现出来的方式却不是恐惧和排斥,而是亲近与欣喜。

所以每次从外面回来,带着一身尚未散去的杀意和剑意的林悠闲十分受李东城的欢迎。

爹爹这个词,也是在这种频率并不怎么高的见面中学会的。

而这一切,无论是心性还是身体,似乎都证明了这个年仅三岁的孩子未来在武道上注定会有一个辉煌的让人无法直视的未来。

三岁的孩子确实很难看出更多的东西。

可仅仅是可以看到的这些,就已经可以让人确定这一点。

林悠闲静静的看着。

李东城的手抓着小木剑,劈在了新买的玩具汽车上,当当作响。

“啧啧...”

林悠闲轻叹一声,摸了摸李东城的头,轻声道:“乖儿子,每次看到你,都恨不得能更拼命一些啊,也正是因为每次都能看到你,所以我才有继续出去的动力和勇气...”

玩着手中小木剑的李东城懵懂的抬起头,随即很利索的爬起来,张开双手,小跑着撞进了林悠闲的怀里。

林悠闲轻轻哼了一声,却大笑着在眼前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一大一小身后。

打扮的像是一个小公主的东城月静静的吃着一块甜点。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视线中,一缕鲜血正顺着林悠闲的后背缓缓流淌下来,浸透了他浅色的西装。

......

“师父。干爹。”

七岁的少年小跑过来,认真的作揖,声音平静。

林枫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又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林悠闲,突然道:“这孩子叫我师父,叫你干爹,弄得咱俩像是平辈一样,我是你老子,你是不是有种占了我便宜的感觉?”

本来瘫坐在沙发上的林悠闲有些吃力的坐直了身体,笑呵呵的对着少年招了招手:“东城,来。”

他把少年拉过来搂住,少年的身形有些消瘦,但跟同龄人比起来却显得很高,看上去健康而沉稳,再像小时候那样坐在自己的腿上有些不太合适了,有些恍惚的摸了摸他的头,林悠闲有些为难道:“爸,我和天澜...呃...我和皇图是兄弟,他的儿子,叫我干爹理所当然啊,是您当初非要跟我抢这个徒弟的,不然东城现在叫您爷爷,多好?”

已经六十多岁的林枫亭面容并不显老,但头发已经白了大半,性子相比于几年前更加随性,他指了指李东城,笑道:“你干爹也是我教出来的,你是我徒弟,所以以后当着我的面,不能叫他干爹,要叫师兄,知道不?”

李东城笑了笑,没有说话。

“辈分可不能乱,干爹就是干爹,爸,你这事办的不讲究。”

林枫亭抗议。

“就你讲究、”

林枫亭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

“那是,按现在的族内序列来说,我们爷俩才是一脉相承的,跟您远了。”

林悠闲得意洋洋。

“没远。”

李东城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林悠闲,轻声道:“干爹好久没回来了。”

“是啊,上次还是一年多前吧?那会你还没这么高呢。”

林悠闲摸着干儿子的头,突然嘿嘿一笑:“这次干爹在外面灭了个什么贵族,乱七八糟的,好像是个公爵,在欧陆也算个人物,这些年跟王室闹的很不愉快,趁着双方合作,我把他干掉了。王室是知道你的存在的,我的干儿子嘛,天纵之资,不少人都眼馋的很,好儿子,王室说要送你个公主当媳妇,比你大一岁,想不想要?照片我都带过来了,这个不想要没关系,他们有三个公主,长得都不错,最大的一个比你大五岁,不过没关系,你可以随便选。只要你点头了,王室马上就会把公主送过来,养在我们家,跟你一起生活,等年龄到了,就给你做媳妇。”

李东城摇了摇头:“姐姐,会不喜欢。”

林枫亭和林悠闲同时愣了愣。

“啊...我说呢,这一路上回来,月月这丫头对我都没个好脸色,凶巴巴的,是这么回事?”

林悠闲恍然大悟。

东城月比李东城大四岁,在林族,这是名副其实的小公主,很多长辈几乎将他宠到了天上,她十岁的时候正式离开了林族总部,跟在林悠闲身边学习,当然不是学习打打杀杀,如今林悠闲名下的产业,全部都有东城月的参与,无数最顶级的商业精英在给她做老师,林悠闲很明显是想用无比庞大的资源去生生培养出一个商业女王出来。

“好儿子,你喜欢你姐姐?”

林悠闲开玩笑道。

“我要姐姐做我媳妇。”

李东城很认真的开口道。

“啊...”

七岁的孩子自然不明白媳妇是什么意思,可这句话林悠闲却没有当成玩笑,而是若有所思道:“也不是不行啊...”

“混账东西!”

林枫亭骂道:“月月和东城是近亲,亲表兄妹,你乱七八糟的在想些什么?”

“这算个啥?”

林悠闲摇摇头:“欧陆那边,王室,罗斯柴尔德那些豪门族内不知道有多少表兄妹夫妻,说是保护他们高贵的血脉,一代一代下来,谁说过什么?而且不说他们,就咱们中洲,上古时期,伏羲和女娲还是亲兄妹呢,不也是...”

林枫亭抓起桌上的一颗葡萄砸了过来:“说这个你的讲究劲哪去了?发给我滚去休息。”

林悠闲干咳了一声,他的嘴唇泛着不正常的苍白。

拍了拍李东城的肩膀,他轻声笑道:“公主什么的,不要就不要吧,反正没什么损失,干爹这次在欧陆给你带了礼物,据说是某位在史书上赫赫有名的大公爵用过的佩剑,一会我让人给你送来。”

“谢谢干爹。”

李东城很认真的作揖。

林悠闲挥了挥手:“干爹先去休息,休息好了在带你逛逛。”

“我陪干爹一起。”

李东城轻声道。

林悠闲愣了一下。

李东城小时候就跟他极为亲近,每次回来,他要休息的时候,李东城都会陪他一起,可实际上,每次他都被东城月或者女佣抱走了,小孩子好哄,李东城又很听话,倒也没有闹过。

“东城还没吃饭吧?干爹先过去,一会你来找干爹好不好?”

林悠闲轻声笑道。

“我通知过厨房了,今天提早开饭,干爹等我几分钟。”

李东城转过身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两名佣人分别提着食盒,步履匆匆的走进了花园。

林悠闲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林枫亭,希望老子能帮忙解围。

林枫亭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李东城也在看着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