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特战之王 >> 第九十二章:后东皇时代,剑神当世(上)

第九十二章:后东皇时代,剑神当世(上)(1 / 2)

作者:小舞

月光与灯光交融的门槛上,笔记本翻过了最后一页。

十六岁的少年靠着房门坐着,抬头看着布满夜空的星光,怔怔出神。

木剑和笔记本在他身边躺着,被风一吹,发出了轻响。

师父当初说这是一个故事。

一个无比辉煌的时代。

那一夜的选择时至今日,已有四年。

他今夜第一次打开这几本笔记,并不是去接受这个故事。

而是去将这个故事在记忆里补完。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李东城就有了最基本的思维和记忆。

他记得自己母亲身上让他感觉到心安和温暖的味道。

记得当年她轻轻抚过自己眼前的手指。

记得她的模样。

记得她当年一身红衣给自己涂抹上了精致的妆容。

记得她将自己和姐姐交给师父时的恍惚。

记得当年的那个垃圾场,姐姐将可以找到的最好的食物全部留给自己时的无助。

记得师父看着自己时眼里的复杂,记得干爹的溺爱和他每次回来时的重伤与疲惫。

他记得有人说起过临安,说起过中洲,说起过东城家族和东皇。

也记得自己刚刚出生时母亲给自己讲的故事。

那些故事在逐渐长大的岁月里变成了梦。

在梦里,自己是虚幻的,看着年轻时有些模糊的父亲,极为清晰的母亲,感受着他们的悲喜与愤恨,一梦从相识到陨落。

无数的情绪自小就在他的内心深处翻涌着。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默。

月夜之下,笔记本翻动的每一页,记忆中的父母形象似乎都会变得越来越立体清晰。

像是一对风华绝代的年轻夫妻正站在他的左右。

悲欢离合,扑面而来。

李东城伸手轻轻摸着身旁的木剑,感受着从剑身上传递过来的清凉触感,整个人愈发安静。

轻微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月光之下,发丝全白穿着一身宽松唐装的林枫亭缓缓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拎着一坛上好的花雕。

李东城抬起头来看着他,轻声道:“师父...”

“知道你心情不好,喝酒么?”

林枫亭拎了拎手中的酒坛:“让厨房做几个下酒菜?”

李东城看了酒壶一眼,摇摇头道:“茶。”

大厅里,两名负责照顾李东城生活的侍女对视一眼,转身去泡茶。

林枫亭也不顾忌什么,直接在李东城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隔着一把木剑。

清冷的月光洒落在院子的花园里,天光朦胧,一片模糊。

茶水端了上来。

李东城拿过茶杯喝了一口。

茶很浓,味很苦。

林枫亭看了他一眼:“笔记,你看了?”

“嗯。”

“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嗯。”

“后悔过么?我是说,当年的选择。几年前,如果你选了那块玉佩,现在的你就是林族的少族长,什么都不用考虑,跟我一样,随心所欲,什么都不用背负,这难道不好吗?而现在,一个故事,让你背负了多少东西?值得吗?”

“嗯。”

“呵,像你。为人子,总要去为自己的父母做点事情,对吧?”

“嗯。”

“想给他们报仇?”

“嗯。”

“有信心吗?”

“嗯。”

难以言喻的压抑中,林枫亭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

他拿过酒坛,拿过了两个杯子,在两个杯子里倒满了酒。

李东城一动不动,只是轻轻摸着手中的木剑。

“神榜新排名了。”

林枫亭端起了酒杯,轻声道:“华武天皇登顶神榜,排第一。”

他喝了口酒,自嘲的笑了起来:“李氏善于布局,果然不假。华武天皇的道路,类似于我们林族的先祖了,当年李狂徒将自己的龙脉从他身上抽离出去,李老...应该是点头了的。华武有了一半中洲龙脉的生机,进入了巅峰无敌境的顶峰。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应该就有打算了,你父亲当年陨落之后,龙脉相互吸引,华武天皇补全了自身的龙脉,这些年完全修复了体内的伤势,顺利突破了巅峰无敌境,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目前他的境界还不如当年你父亲和王天纵,可现在在这个境界里的,只有他一个,所以在这个时代,他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天骄了。”

“如今的李氏,真的有些天下无敌的风采了。”

一杯酒一饮而尽。

林枫亭轻轻叹息着,有些感慨。

李东城缓缓伸出手,端起了茶杯再次喝了口茶。

半晌,他才点了点头。

“嗯。”

......

水晶吊灯柔和的光芒充斥着古老城堡大厅的各个角落。

两排中世纪风格的盔甲在大厅里整齐的排列着。

巨大的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东岛华武天皇正式访问意大洛斯的新闻。

雕刻着繁复花纹可以被称之为艺术品的茶几前,四十岁左右浑身上下都透着中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端起了酒杯,轻声道:“哥,我敬你一杯。”

林悠闲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林族最近这些年发展的不错。”

相貌普普通通但一举一动都如龙盘虎踞气势非凡的中年男人笑了笑:“哥,特别你是这一支,这些年发展的有些吓人了,四处开花,完全可以说是超级势力的架子了。”

林悠闲拿着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怎么,你想要?”

“哥哥说的哪里话?”

中年人摇了摇头:“我虽然贪心,但也不至于抢林族长辈们的东西。我是想说,我和哥哥本就是一家人,不必分彼此,相互发展的时候,也没必要去顾忌什么,哥哥你在欧陆,非陆发展的很好,但弟弟的地盘上,可还没见过大哥你的旗帜。如果有兴趣的话,弟弟邀请你来中洲东岛发展如何?亚陆很大,但弟弟自认分量还行,说句话,不给弟弟面子的,不多。哥哥你进来,没人敢多说什么。”

“呵...”

林悠闲深呼吸一口,淡淡道:“亚陆确实很大,但市场早就饱和了,哪里还有我插手的余地?”

“想找的话,自然是有的。”

中年男人认真道:“林族的产业要进来,弟弟自然会全力扶持。中洲很多领域,哥哥如果想插手的话,议会是求之不得。就算是哥哥嫌麻烦,也没关系。我和闪密特王室关系不错,哥哥可以直接差一手进去,哪怕是吃点属于我的份额也无妨。你我两家这么多年的情分,计较利益,太没意思。”

林悠闲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意外。

闪密特人在全世界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地位,因为他们掌握着能源——石油。

闪密特也是全世界石油储备最多的国家。

林悠闲如果插手进去,得到的利益,即便是超级势力,都会眼红嫉妒的

近乎疯狂。

而这一块的利益,目前大部分,都是由他面前这位好弟弟掌握着。

林悠闲突然笑了起来:“你比我更清楚,我手里的东西,不属于林族。我现在甚至都不算是林族的分支,你想合作,可以跟林族谈。但跟我一个在林族什么身份都没有的人谈,味道不太对。我手中的这一切,跟林族完全没有一分钱的关系,至于我自己...”

他摇摇头:“亚陆的油水太厚,我怕我消化不良。”

中年男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安安静静的时候,他的沉默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种有些呆滞的状态,整个人都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空荡感。

林悠闲不动声色,默默的喝酒吃菜。

“我不把哥哥当成外人,哥哥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哥哥知不知道,这些年在我那里挤压了多少关于哥哥你的资料?你我双方数次冲突,都是被我压了下来,处处忍让。因为我一直都觉得,你我是真正的一家人,林叔叔也在,如果我到处伸手,那就是我不懂事,没大没小,不尊长辈。我没把哥哥和林族当外人,哥哥此时这么对我,让我觉得有些委屈。”

林悠闲摇摇头,平淡道:“我与林族无关。”

“人生在世,很多东西都可以改变,很多关系也都可以改变,但血脉这种东西,怎么改?哥哥是林族的继承人,在我眼里,哥哥你的一切,自然也属于林族。”

中年男人眼神灼灼的看着林悠闲。

“血脉...这就是你们家一直以来的执念,我无法认同。”

林悠闲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嘲笑。

中年人喝了杯酒,沉吟道:“如果哥哥对闪密特方面不满意的话,还有什么其他要求,都可以提,只要哥哥开口,弟弟全部答应。”

他认为林悠闲是以退为进,想要加价。

林悠闲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道:“不如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我想找哥哥要一个人。”

中年男人直言不讳。

林悠闲的瞳孔猛地一缩。

沉默形成了僵持。

周围的气氛无形中变得凝重而肃杀。

“我以为你是想要两个。”

林悠闲冷笑起来。

“一个就够了。”

中年人轻声道:“斩草除根,他不死,我心难安。”

“没什么好谈的。”

林悠闲摇摇头:“你要的,我给不起。陛下也不用喊我哥哥,这称呼,我同样也当不起。”

中年人眯了眯眼睛,声音依旧平和,带着近乎满分的诚恳:“哥哥何必如此干脆?弟弟这次来,是真心实意,而且...”

“不用说了。”

林悠闲声音平静:“再说下去,我就要送客了。”

中年人的声音顿住了。

他没说完的余音一下子显得无比干涩。

林悠闲低着头吃菜,平静道:“走好,不送。”

“呵呵...”

中年人站了起来。

明黄色的龙袍,东岛象征着日月星辰的十二乐章,随着中年人的起身,他一身繁复华丽的装束完全出现在了大厅里。

林悠闲头也不抬。

“朕好言好语,诚意十足,哥哥又何必如此绝情?李氏和林族数百年的情分,你我两家本是一家,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哥哥当真忍心看着你我两家为了一个野种反目成仇?”

他的声音依旧平和,但字里行间,一种无比强烈的威严与压迫感却油然而生。

林悠闲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李氏如今的族长,中洲黑暗世界的领袖,天都炼狱的主宰,世界神榜第一位,东岛的华武天皇,亚陆至高无上的意志。

自十多年前自己那位嫂子在北海陨落之后,整个黑暗世界再也没有可以制衡他的人物,以巅峰无敌境的实力带着损失惨重的天都炼狱重回东岛,亚陆多年来完全是一片风起云涌腥风血雨。

高山,安南,恒国...

华武天皇的意志在亚陆疯狂的肆虐。

然后是中洲。

然后是至今尚未恢复元气的北海。

十多年的时间,亚陆的黑暗世界并没有完全统一,可天都炼狱和李氏却已经将所有的反抗全部生生压了下去。

如今他们正处在慢慢消化胜利果实的状态。

十年,最多二十年之内,如果一切顺风顺水,李氏和天都炼狱就将成为亚陆唯一的王朝。

什么北海王氏,什么超级豪门,都会在天都炼狱软刀子割肉的情况下慢性死亡。

而他们甚至没有丝毫反抗的办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